卷口XD

最近沉迷sci,小糊剧快出第二季啊!
本亨蝙超,ME莱花丹花蜘蛛骨科贱虫,闪虫绿红萨闪(仅限GG闪),每个都是心头宝,冷cp体质,热衷拉郎撒糖

失贞 01(ABO)

喵老污:

失贞 01


看名字就知道这个文很黄暴三俗。ABO世界观,三O设定,你队,你超还有SOLO,没有童话一样美好的爱情,现实且残酷。雷到我请你吃卫龙亲嘴烧压压惊。




这个月的第二次热潮来得猝不及防,Steve翻遍了抽屉里的每个夹层,终于抱着脑袋靠墙滑了下来。


抑制剂用光了。


他的身体在颤抖,修长的套在洗旧牛仔裤里的双腿绞在一起用力摩擦企图让自己好过一些,他迷迷糊糊想起有本书上曾经推荐没有伴侣的Omega采用冰块降温法来度过发情期,但那都是瞎扯淡。


最后半只过了有效期的针管躺在他手心里,新鲜的粉色液体由于变质成了浑浊的暗红色,没有什么比得上一根实实在在的Alpha的老二,他只需要这个,所有Omega都需要这个。在让人灼热躁动的发情期,这是唯一登向天堂的途径。


这是Omega平权运动取得胜利的第五个夏天,在性别上长久以来处于弱势的Omega终于获得了肖想已久的尊严和社会地位。随之而来的性解放法案更是把Omega权益推上了新的高度,法律明文规定男女性Omega都享有生育决定权且此权力不受配偶的阻挠干扰。用性和暴力统治世界的Alpha们头一次落了下风,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Omega开始在深夜肆意出入酒吧与异性大胆调情,而他们也再不能随手抓过一个就在肮脏的酒吧后巷或者散发着臭味的厕所隔板里扯下对方的裤子。


没有人不感激着这个时代的到来,公正和平等似乎就在眼前唾手可得,但短暂的狂欢之后美利坚政府迎来了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出生率的下降以及人口的减缩。是的,Omega们纵情欲海却忘记了该担负起的责任,他们怀孕,流产,再怀上,再流掉,两片五美金的药片儿就可以扼杀一个新生命的到来,没有比这更廉价的杀生买卖。


于是一条紧急拟定的法案重重砸在了他们的脑袋上,政府的救济点不再向处于最佳生育年龄的Omega发放抑制剂和紧急避孕药物,同时一夜之间所有药房的针管和口服式抑制剂全线下架,原本随处可见的小药片在黑市被炒到了两三百美金一粒,却依然供不应求。


纵情之后的代价是惨痛的。


Steve尝到了平权之后甜头,他以个人身份注册开了个西饼店,还拥有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小公寓,这在平权法案颁布之前是不可想象的,工作,收入,还有栖身之所。但同时他也遭到了波及,作为一个还未被任何Alpha标记过的处于生育期的壮年Omega,除了将自己套牢在某个未知的Alpha的老二上,他似乎没有熬过接下去无数个发情期的可能性。


他闻得到自己的味道从牛仔裤后方已经湿了一片的地方蔓延开来,甜腻的属于处子Omega发情期的味道。很快会有好心的Alpha邻居拍着门询问他需不需要帮助,见鬼的好心肠,他们不过是想捷足先登在肥美多汁的果实上率先留下自己的牙印。


比这更糟糕的是小Ruby坏了,被粗心的主人从枕头上掀了下去摔成碎片,电池都掉了出来。这是Clark送给他的成年礼物,一个小小的粉色跳蛋,陪伴Steve熬过了无数个幻想着躺在Alpha身下的燥热夜晚,现在它粉身碎骨地躺在垃圾桶里,和过期牛奶吃剩的晚餐一起散发着异味。


得想想办法。


Steve抓了抓汗湿的头发挣扎着站起来。


他不能继续呆在这里,不怀好意的Alpha邻居和街对面小卖部的秃顶老板对他觊觎已久,那满头油光的胖子曾经顺着气味摸上来企图翻窗爬进Steve的卧室,被正好作客的Solo逮个正着,一巴掌从二楼掀了下去。从此Steve不敢开窗,他花掉一个月的收入加固了门窗,将自己锁得死死的封闭在卵中,孤独而寂寞,躁动而隐忍。


对了,Solo。


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抓起了外套穿上,将最后半支抑制剂扎进了自己的胳膊。


只要撑到Solo那里就一定会有办法,除了一起长大的双胞胎兄弟此刻他想不出还可以依靠别的什么人。Clark也许不在家,Solo也未必醒着,但眼下Steve顾不了那么许多,比起枯等在家里流一地的水被灼红双眼的Alpha们咚咚咚地敲着门窗,他宁可赌一赌运气。


Come on,你可以的。


他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出了门,这种打扮在炎热的夏末很引人注意,Steve戴着眼镜和帽子低着头走过拐角处,便利店的秃顶老板像是有探测仪一样在柜台后面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屁股消失在视野中。


“小骚货。”


他恶狠狠地吐掉嘴里嚼过头硬得像橡胶一样的口香糖,咧开一嘴黄牙。


Solo和Clark住在隔了两个街区的地方,曾经Steve也住在那里,但为了更好地照顾店里生意,他卖掉房子搬到了现在的公寓。曾经那里也算是个好地方,三个小Omega一起念完了家附近的幼儿园,小学,初中,然后Solo去酒吧打工,他和Clark一路念到了大学毕业。


他们是第一批获得高等教育资格的Omega,Clark成了记者,Steve开起了蛋糕店,而Solo一向是活得最肆意潇洒的那个。


在不断有路人侧目回头的打量中他满头大汗地小跑着前进,那半只过了期的抑制剂所带来的效果撑到极限的时候Steve终于摸到了公寓的大门。


他胡乱翻找着破旧地毯下的钥匙,十多年了这块原本是淡蓝色的地毯早就被踩得不成样子,Clark执意没有换掉它,因为上面的图案是他童年时期的最爱蝙蝠侠。


飞船起飞


TBC


ABO其实特别像动物世界。



评论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