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口XD

最近沉迷sci,小糊剧快出第二季啊!
本亨蝙超,ME莱花丹花蜘蛛骨科贱虫,闪虫绿红萨闪(仅限GG闪),每个都是心头宝,冷cp体质,热衷拉郎撒糖

【蝙超】Kindergarten Story(ABO)

喵老污:

Kindergarten Story


幼儿园物语,CP蝙X超,单亲钻石王老五父亲X幼儿园老师AU,ABO。


如何去安抚一个正在发脾气的四岁小男孩的怒火?


这个问题大概比任何一张复杂的财务报表都让布鲁斯感到头痛。


他的儿子,达米安,已经黑着脸插着手坐在沙发上整整四十一分钟零五十三秒没有挪动屁股,看那鼓动的腮帮子大有继续坚持下去不罢休的气势。


四岁的小Alpha虽然还没有出现明显性征却完美遗传了来自父亲的臭脾气和固执,他噘着嘴皱着眉头期待着自己眉间也能出现像布鲁斯沉思时会冒出的深刻皱纹,因为那看上去很酷,很有男子汉气魄。


躺在桌上的外卖打包披萨和奶油汤已经冷得像团被嚼进去再吐出来的废纸,布鲁斯将食物丢进垃圾桶,他一边擦着手上的油渍一边尽量保持着柔和的姿态在沙发上坐下来,被挨到大腿的达米安很嫌弃地往边上挪了挪并且配套地翻了个不大不小的白眼。


“看着我,男孩儿。”


布鲁斯打了个响指企图引起他的注意力:“能否告诉我是什么惹得你如此不快以至于毁掉了我们的晚餐?”


“哼。”


他得到了意料之中抬得更高的下巴和撅到鼻尖的嘴唇。


“听着,我们得谈谈。”


布鲁斯手上用了点儿劲将他的身子掰过来面对自己,达米安依旧保持着很酷的双手交叉的姿势,但这回他没法再逃避父亲严厉的眼神,高高撅起的嘴唇被紧张地咬住,牙齿紧张而隐蔽地撕扯着唇瓣上干燥的起皮。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布鲁斯摆出了作为监护人的姿态,眉头紧皱:“否则我们就一直这样耗下去,直到你愿意开口说话为止。”


看吧,又开始了。


无所不能的韦恩总裁在心里深深叹了口气。


这已经是父子俩一个月内进行的第三次堪称惨败的沟通。事实上自从半年前他和孩子的母亲离婚之后达米安就变得越来越难以取悦,他有着超出同龄孩子的智商和感知能力,糖果和汽车模型无法讨得小少爷的欢心,连最新出的游戏光碟也只能维持短短两天的新鲜程度。布鲁斯翻过书也咨询过教育类的专家,所有对付同龄孩子的招数放在达米安身上统统无效,甚至会起到完全相反的恶劣效果。


无法用零食收买的孩子都是恶魔。


每当这种时刻布鲁都会想起这句话,他深切地意识到自己的虚弱,在面对亲生儿子没来由的怒火和臭脾气的时候,那些运转公司的手段应付媒体的口才似乎都集体手拉手私奔去了另一个遥远的星球。


于是沉默和对峙成为了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一大一小两个Alpha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带着由于遗传而过分相似的固执神情错开眼神不去逼视对方。而细小的面部表情却出卖了他们此刻焦灼的心情,达米安乱转着眼珠,布鲁斯手指捏住茶几上的烟盒又放开,反复几次之后,那盒皱巴巴的烟卷也被丢进了垃圾桶。


滴答,滴答。


秒针又转了一个圈。


夜风顺着窗户缝吹入带来热乎乎的炸鸡腿香气,饥肠辘辘的男孩终于被勾引得败下阵来,达米安咽了口口水,低头捂住自己空荡荡的肚子。


咕嘟。


咕噜噜噜~


他不争气的胃袋开始一会儿蜷缩成鸡腿的形状,一会儿又变成了心爱的巨无霸汉堡。


“饿了吧?”


布鲁斯的眼神也随着儿子难得的可怜兮兮的动作柔和下来,他伸手去摸外套里的皮夹:“想吃就......”


话音未落达米安接抽出他夹在手指间的钞票蹭地冲了出去,几分钟后孩子捧着一大盒香气四溢的炸鸡块回来,别别扭扭地放在桌上,朝父亲的方向推了一小下。


“喏,给你的。”


父子俩难得平静地用完了这顿迟来的晚餐,虽然鸡块有些老,蘸料也没有店里那么美味,但男孩还是吃的心满意足,手指努力抠着卡在鸡翅中间的小小肉块企图全部吃进嘴里。“现在你愿意谈谈了么?”


布鲁斯开了听可乐递过去,达米安看了他一眼,微微别过头假装将注意力放在手里的骨头上。


“家长会。”


他含含糊糊地说道。


“什么?”


“家长见面会!你答应过我会参加的,可刚才你告诉我明天你有个酒会!”


布鲁斯愣了几秒才回想起大约半个月之前的某个傍晚,他确实有收到过一张画着可笑小人的请柬,大概内容是邀请各位学生家长参加幼儿园的家长见面会,届时还会举办一个小型的亲子Party。


那张请柬在匆匆浏览过后就不知被夹在哪本金融杂志里失去了踪影,如果没有今天这一出他确实不敢保证自己会想起这档子事。布鲁斯很忙,但这并不是借口,达米安应该为此而感到生气,无论作为父亲还是一名成熟的Alpha这种违背承诺的行为都并不光彩。


“对不起。”


他伸手去摸男孩的脑袋,男孩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身体,还是僵硬着让他厚实的手掌落在自己头上。


“所以你会来吗?明天。”


他背对父亲,手指还在抠着那块可怜的骨头,他并不抱有什么希望,所以在问完之后就咬住嘴唇垮下了肩膀。


在短暂的沉默的之后他被健壮的胳膊圈进怀里,好闻的带着烟味儿的Alpha信息素包裹住了他因为不安而急促跳动胸膛。


“当然。”


他听到父亲清晰有力的声音。


“我当然会去。”


“真的吗?”


男孩惊喜地回过头,用还没来得及擦拭的油腻小手抱住了父亲的脖子:”所以你也会戴着小花儿和我坐在一起,然后玩捉迷藏的游戏吗?“


等,等等,戴小花儿?


布鲁斯的疑问很快被一个印在脸颊上的带着炸鸡味道的响亮亲吻堵回了嗓子眼,达米安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兴奋得像条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的小狗:”太棒了,我明天上学就告诉克拉克老师你会来!“


今天放学前统计人数的时候他没有举手,不知道明天还来不的来得及补上。


大不了就没有位置坐嘛.....


他想。


偶尔也应该给自己粗心的爹地一个教训。


但克拉克那么温柔应该没问题的吧?


想到自己最心爱的老师他笑得更加灿烂,克拉克漂亮又温柔,身上还总带着好闻的香气,所有向日葵班的小朋友都喜欢和他在一起,连隔壁夜莺班的大孩子都会时不时跑过来粘着他不放。


要是可以把克拉克带回家就好了。


达米安对着吃剩的鸡骨头许下一个小小的愿望,家里不缺房间,或者干脆克拉克老师可以和我睡一张床啊~


想象着那把温和悦耳的声音念着小王子和玫瑰花的故事,他在布鲁斯腿上笑出了声。


“你喝牛奶了?”


布鲁斯将男孩抱进卧室,倾身过去闻到一股甜香。


“唔,没有啊。”


达米安在手腕上嗅了半天认真地抬起头:“这是克拉克身上的味道。”


他略带炫耀地伸出手让布鲁斯凑近闻得更加清晰,这可是他假装睡不着午觉才换来的福利,克拉克坐在小床边拍了他很久。隔壁床的杰森羡慕得不行,却也只能气呼呼地躲在棉被里偷偷看上一眼。


克拉克有世界上最漂亮的蓝眼睛,他的嘴唇就像浇了蜂蜜的草莓果冻。


哦?


还有他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有好多好多蝴蝶在打着圈飞舞。


布鲁斯好笑地哄着儿子睡去,睡梦中的达米安露出了属于四岁男孩的稚气,翻个身吮住自己的手指头。


“蝴蝶.......”


他喃喃着,抽动着鼻翼。


幼儿园半年一次的家长见面会是最热闹的日子,清早老师们就在教室挂起了飘带和小彩旗,孩子们的手工和绘画贴满了黑板和墙壁,作品旁边附着创作者的小手印。


五点的钟声一响所有孩子都涌到了走廊上着急地往外探着脑袋。


“杰森,不要把胳膊伸出去。”


“艾莉,不可以踢前面小朋友的屁股哦。”


克拉克将他们一个个抱下来,孩子们看到父母亲的身影欢快地尖叫着奔了出去像一只只刚学会飞翔的小鸟儿,很快他们带着些羞涩和骄傲地拉着父母亲的手走向心爱的老师。


“克拉克老师,这是我的爹地和妈咪。”


女孩儿红着脸,焦糖色的大眼睛在三个人之间滴溜溜打着转:“妈咪爹地,这是克拉克老师。”


“听着,你一定要保持微笑。”


达米安一手牵着布鲁斯,一边往台阶上走:“你可以做到的爹地,对吗?”


他穿着最心爱的黑色小西装还打了小领结,布鲁斯也是一身挺拔的西装,父子俩的组合引起了不少瞩目。台阶尽头已经能够隐约看到克拉克的身影,作为幼儿园最有人气的老师他正被家长和孩子们叽叽喳喳围绕着。


达米安捏了捏拳头,他开始紧张,连表演哈姆雷特话剧的时候他都没有过如此忐忑的心情。


“你得保证。”


他再次回头确认道,用上了最严肃认真的语气。布鲁斯的身形很具威慑力,再加上没什么表情的脸,他真的担心会吓到温柔的克拉克老师或者留下一个不美好的印象。


“好吧,我尽量。”


他们迈上了最后一个台阶,隔着人群布鲁斯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的青年的侧影,他抱着手臂展示出胸肩膀到背部的圆润线条,微微低头认真聆听的姿态使他显得柔和而动人,有个孩子说了句俏皮话,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克拉克也跟着翘起唇角露出了一对儿俏皮的虎牙。


Alpha的眼神从手臂打量到穿着牛仔裤的下身,停留在那个翘得有些过分的屁股上隔了三秒才礼节性地移开视线。


“嗨。”


在他审视的过程中克拉克朝他们走过来,达米安很快牵住了克拉克的手掌并拉近了三人之间的距离。


“你好,我是克拉克,达米安的老师。”


“老师,这是我爹地。”


男孩略带羞涩地抓住布鲁斯的裤腿并且隐秘地掐了一下父亲的小腿以提示他保持微笑。


“你好。”


布鲁斯伸出手握住了对方意外显得并不大的手掌,克拉克正拿那对据说是世界上最漂亮的蓝眼睛注视着他,同时布鲁斯也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清甜香气,和残留在达米安衣物上的味道不同,近距离闻到的Omega的信息素更加甜腻而柔和。


“你好,韦恩先生。”


青年歪了歪头,简短的问好之后他收起了那对俏皮的虎牙:“散会之后如果你有时间,我想和你单独聊聊。”


TBC


一个互相攻略的故事

评论

热度(685)

  1. 卷口XD喵老污 转载了此文字
  2. 讨厌食洋葱喵老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