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口XD

最近沉迷sci,小糊剧快出第二季啊!
本亨蝙超,ME莱花丹花蜘蛛骨科贱虫,闪虫绿红萨闪(仅限GG闪),每个都是心头宝,冷cp体质,热衷拉郎撒糖

失贞 05(ABO)

喵老污:

此处刷卡


他心痛不已如同失去了雏儿的母鸟,从来没有一刻让他如此绝望怨恨自己不是身为一个Alpha。他的雏鸟们一个两个,终究都逃不过被捕食者撕碎的该死的命运。


“赶快换上。”


穿着脏兮兮厨师服的小Beta将他拉扯到后厨房的食材间:”动作快点儿,别被人发现。”


Solo手脚利落地换上那套侍应生的背心西裤,狭小的空间里没有灯光,但月光照射下赤裸的背脊线条依旧让小Beta咽了口口水。


“谢啦。”


他最后整了整领结,调整了一下卡在臀部的布料。


这是他偶尔在酒吧遇上的一个男孩儿,初次见面就对他迷恋不已。这样的客人不少,原则上说Solo对Beta没什么兴趣,但无意中他打听到了这个小Beta和韦恩宅有些联系,今晚是韦恩集团年会过后的私人宴,他千万百计拜托对方才有这个机会坐着运货车混进来,得到接近宅邸主人的机会。


“你可当心些。”


男孩儿担忧地握住他的手:“听说那里面的人脾气都不好。”


“没事儿。”


他因为感激而默许了一小段时间被拉住手的动作,在男孩儿靠近想要亲上来的时候圆滑地转身将人推开。


“我走了,你也快些回去吧。”


对方炙热迷恋的目光让Solo无所适从,他利用了这点却也是迫不得已。Clark日渐消沉,兄弟俩骂过架动过手却丝毫不起作用,这是唯一的机会,那个老Alpha必须为自己犯下的错误收拾残局,道歉也好下跪也好,他欠Clark一个痛快的离别。


暗门之后是刺眼的水晶吊灯的光线,整个会场放着柔美的华尔兹音乐,穿着礼服西装的贵妇和绅士们手挽着手,连说话时的神情都是拿捏再三的优雅做作。


他几乎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香水味儿掩盖了一切。Solo不动声色地拿起放在长餐桌上的托盘将自己淹没在人群里,很快他就适应了接取长酒杯并送上新酒的动作,宾客们都不会将注意力浪费在一个侍应生身上,自然也不会同他闲聊,这很好地掩护了他的身份逐渐挨蹭向整个宴会的中心地带。


“嘿小家伙,你不能再往前了。”


有人重重拍在他肩膀上将他拍了个踉跄,是个保镖打扮的高壮Beta,带着蓝牙耳机,神情严肃。


“你是找人还是有过预约?”


“我只是....不小心被挤到这里,抱歉。”


日常走链接


Bruce掐住了手心,他当然可以下命令阻止这一切,但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像在膜拜一个不会轻易动摇的神,他不能那样做,Clark不是他的软肋,曾经不是,现在当然也不会是。


“我是否可以向您讨一个人情。”


一直没有作声的宾客动作优雅地分开人群走了过来,金色偏暗的头发在灯光下泛着动人的光泽。


“那个Omega,请交给我处理。”


年轻的Alpha穿着黑色燕尾服,口音生涩带着明显的俄式发音,态度却是得体的不卑不亢。他有一双和所有上位者雷同的冷淡双眼,清澈的蓝色像沉睡在贝加尔湖心不化的冰雪。


“我保证不会让他再出现在您面前。”


Bruce拍了拍这个备受他青睐的建筑师的肩,这等同于一种默许。他欣赏所有有才华的年轻人,Illya的设计是几年来为数不多的真正能够讨得他欢心的优秀作品。


“你可别让我失望。”


他若有所指,却又莫名松了口气。


Illya走向被扔在地上的Solo,用外套裹住他已经被拉扯得掉了纽扣露出一大片肌肤的衬衫,Solo依旧低着头,被抱起来的时候抓住Alpha胸口熨得平整的布料,脑袋深深埋进宽阔的肩膀里。


他不愿意再多看哪怕一眼。


Bruce搂住了赛琳娜的腰,仰头将杯里剩余的液体一口干下。这是宴会重新开始的信号,谁都不会再意这个小小插曲,这个大胆闯入的Omega走了运,逃过了被撕碎的下场,谁又知道接下去等待着他的会是什么。


TBC


我呢,只是个业余的写手,我写的东西大家点进来看,是给我面子,多谢抬爱。在这里我需要再打一次Tag,本人不混圈,只为深爱的CP产出,文笔烂,尺度大,粗暴直接,污。


我没有那么多讲究,尊重所有看文的同好和辛苦产出的作者,接受得了这一切,请继续和我一起飞。

评论

热度(218)

  1. 卷口XD喵老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