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口XD

最近沉迷sci,小糊剧快出第二季啊!
本亨蝙超,ME莱花丹花蜘蛛骨科贱虫,闪虫绿红萨闪(仅限GG闪),每个都是心头宝,冷cp体质,热衷拉郎撒糖

爱子大机密

喵老污:

爱子大机密


可以算是失贞的番外也可以说不是,延续正文内容但完全不一样的画风,其中细节也请不要太在意,毕竟是强行欢脱,混个嘴甜而已。


想吃大闸蟹,用蟹壳装满蟹黄膏啊呜一口。


小Jakie学会说话的那年夏天天气格外燥热,高温波及到了人们的正常生活。就算是超人也无法抵抗长时间在烈日下曝晒,负责跑体育新闻的小记者不幸中招,被Perry强行要求在家休养直到身体完全康复。


“我觉得这有点过了。”


Clark仰躺在平日里专属Solo的沙发上,哦,顺带一提,原来那个破沙发已经被扔到院子里成了野猫的新家,这个新的布艺沙发是Steve刚买的,最软最好的那块儿位置向来是Solo的专属领地,此刻Clark脑袋枕在他双胞胎哥哥的大腿上,额头敷着冰袋,正张开嘴一口一口吃着Steve喂过来的“爱心麦片粥”。


“唔......”


他艰难地吞咽下一口寡淡无味的燕麦,Solo正看着电视发出无所顾忌的咯咯的笑声,那笑声带动全身震得Clark原本就迷糊的脑袋开始发晕。


当然,这点儿小细节并不能引起纯良小记者的抱怨,真正令他感觉大事不好的是Solo捧在手里的一盒热气腾腾还能听到滋滋油花儿声的炸鸡块,此刻Solo正捏起其中一块往嘴里送,牙齿接触到松脆表面的脆响生生扯断了中暑病人脑袋里的最后一根弦。


“我也要吃炸鸡。”


他伸手去够正在他脑袋上晃的卡乐星盒子,那只手很快被打了一下按回沙发上,Steve举着勺子的严肃的脸放大出现在他面前。


“不可以。”


金发青年调整了一下敷在他额头上冰袋的位置:“喝完粥你就得吃药了。”


那还剩小半碗的燕麦粥被送到鼻子底下的时候Clark条件反射地去躲,Solo正把最肥美的那块儿鸡腿肉吞进嘴里夸张地吧唧吧唧咀嚼着,嘴角还沾了些碎屑。


生病了都不被允许任性的事实使得Clark悲从中来,他用最后一点儿力气翻身扑上了Solo企图去抢夺兄长手里的炸鸡块盒,然后不出所料地被狠狠敲了一下脑袋,Solo高高举着沾满油渍的盒子看他,表情不屑。


“你还学会抢食了?”


他把Clark的乱糟卷毛按回自己胸口上,将掉落的冰袋重新敷回去。


“安静些,别影响我看电视。”


很快Solo的注意力再次被午间肥皂剧吸引,那盒炸鸡块也逐渐见了底,Clark舔到了Solo嘴边的一点碎屑,保持着乖宝宝两手放在胸前的标准睡觉姿势心想这也不错啊,好歹尝到了些味道呢。


然而他还来不及砸吧嘴回味就被塞了一嘴的燕麦粥。


“乖宝贝。”


Steve俊美的脸此刻看起来就像诡计得逞的小恶魔,金发Omega满意地刮了刮被吃得干干净净的碗底转身回厨房前在病人唇上亲了一口以示嘉奖。


“好好睡吧。”


哎等等。


小记者看着走动时左右摇摆的Steve的翘屁股委屈地撅起了嘴。


怎么Steve嘴里也有炸鸡块的味道呢?


不远处Jakie骑着小马多丽的脚踏车吱呀呀地缓缓经过。


“妈咪,妈咪是笨蛋.......”


好吧。


一个两个的,不要都欺负老实人啊!


小睡一觉之后精神就好了很多,傍晚向来是一家人带着孩子出门散步的好时间,小Jakie黏惯了Clark不愿意骑自己的脚踏车非要抱抱,那张开手臂等在原地的姿势活像只倔强的胖企鹅,从这点上看来他的完美遗传了属于Solo的臭脾气。


“飞高高!”


男孩儿咧着嘴欢乐地尖叫着,由于三个人无所顾忌地喂食小东西的体重严重超标,Clark抱在手上已经有些吃力。


“猪仔......”


他刮了一下孩子的柔嫩的鼻尖将人放在臂弯里:“我们出发咯。”


“你不觉得Clark更像孩子的母亲?”


距两人几步远的距离Steve和Solo推着婴儿车慢慢走着,Jakie不知从哪个枝头摘了一把小花儿正给Clark戴在耳边,见到另外两个跟在后面的妈咪便挣扎着从他怀里跑出来扑进Solo怀里举着肉胳膊要给Solo也戴上一朵。


“花花,妈咪......”


他努力地伸手将小花别在Solo的鬓角,又凑过去给Steve也戴上了一朵。剩下的花瓣被握在手里捏了个稀巴烂,Steve拿衣角给他擦干净手,亲了一下肉呼呼的小掌心。


“咯咯....”


Jakie怕痒地笑了起来,贴住Solo的脸颊。


三个大人和一个孩子享受着难得悠闲的亲子时光玩得正起劲,丝毫没有听到不远处绿化带里响起的轻微快门声和可疑的掠过的身影。


“这就是全部?”


Wayen大厦的顶楼办公室里,Bruce阴沉着脸看着摊在桌上的几张照片,画质有些模糊,但依旧可以清晰分辨出照片上的人像。夏日傍晚某个小区公园里三个漂亮的Omega带着一个可爱的孩子在散步,隔着相片纸他都能感觉到吹过脸颊的温柔的风。


“是,是的.....都在这里了。”


拍摄者低着头偷看了气场阴郁的Alpha一眼,颤着嗓子解释道:“他们,他们也没在那儿呆多久。”


Bruce将其中一张挑出来捏在手里,这是一个侧面特写,Clark正将男孩儿抱在怀里鬓角别上了一朵可笑的小花儿。曾经在他怀里流露出无数种动人表情的漂亮青年瘦了一些,拥有了更加深刻的轮廓和稳重的线条,但随着笑意露出的虎牙还是那么甜美,仿佛一磕就会流出浓郁夹心的巧克力布朗尼。


哦,巧克力布朗尼。


他不知道时至今日自己会愿意用这种甜腻的食物去形容一个已经断了联系的旧情人。事实上他从来没有放弃过监控Clark的一切,包括那份在报社的工作。单纯的小东西可能至今都不知道星球日报大部分的股份已经被Wayen集团收购,某种意义上他成为了Clark的最高上级。


原本他是打算再过些时候找个机会见面的,但这几张照片像一记警钟在脑内咣当敲响,提醒着他不能再等待了。


是啊。


他的手指摸上照片中Omega黑软的卷发,然后停留在怀中男孩同样发色的小脑袋上。


不能再等了。


当天夜里一架莫斯科直飞纽约的客机悄然擦地,暮色浓重下金发Alpha高大的身影一闪而逝,淹没在肯尼迪机场繁忙的出入境人流之中。


TBC


分上下两部分,下部分完结。


满意了吗,甜吗!

评论

热度(220)

  1. 卷口XD喵老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