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口XD

最近沉迷sci,小糊剧快出第二季啊!
本亨蝙超,ME莱花丹花蜘蛛骨科贱虫,闪虫绿红萨闪(仅限GG闪),每个都是心头宝,冷cp体质,热衷拉郎撒糖

【蝙超】红玫瑰白玫瑰(ABO,3P,PWP)

喵老污:

红玫瑰白玫瑰


预警:ABO背景,布鲁斯X克拉克,布鲁斯X卡尔,涉及非典型性3P,拉珠PLAY,足PLAY,身份梗,轻微水仙。


 


“胆小鬼。”


克拉克肯特开门的时候听到这样一句轻飘飘的话,起初他以为是什么来自远方的呓语,手中突然变得沉重的便当和文件夹敦促着他低头去看衬衫里的内衬,超人制服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飞快掠过他面前的气流与凌乱卷起的稿件。


“胆小鬼,肯特。”


那双穿着漂亮小红靴的足尖在他面前翘起一晃一晃,卡尔选择停留在书柜上居高临下地看他。脱离了人类肉体的氪星神态度高傲神情凛然,红披风下摆裹着优美的小腿在夜风里被吹成一束火焰。


“我可没允许你出来。”


克拉克蹲下身去收拾那些文件和打翻的便当盒,鸡蛋滑到了盒子外怕是不能吃了,他有些心疼地捡起残渣想要寻张纸巾,一副庸碌的老好人模样引起了高贵神子的极度不满。


“肯特。”


他又呼唤了一遍克拉克的姓氏,哪怕放在人类之中也显得过于平凡的音节令他皱起秀丽的眉。克拉克已经收拾好了残局正在用微波炉加热便当,隔着厚重镜片小记者出神地望着升腾起橙色灯光的器械内部,便当盒转着圈散发出热气和香味,这场景犹如他作为平凡劳作者的每个夜晚,周而复始,单调贫瘠。


叮。


微波炉发出加热完成的清脆响声,抢在克拉克之前卡尔取出了烫手的便当盒,他没能控制力道将可怜的家用电器拉扯出了好大一声巨响,克拉克心有余悸地抱住摔下来的瓷白机器归置妥当,趁这会儿功夫卡尔已经将面条送进了微张的口中。


嗷呜。


可恶的氪星神吞下了好大一口,几乎是半盒意大利面的份量。他知道克拉克胃袋空荡所以故意发出响亮的咀嚼声,末了还用红披风的尖角擦去嘴边的酱汁。好脾气的肯特记者不介意与氪星人共处一室(事实上他们还共用同一个肉体)并不代表能够欣然接受被抢去晚餐的事实,他隐秘地捏了捏拳头很快发现这个动作单薄到滑稽,卡尔喝完了他的姜汁汽水将铝制罐头搓扁揉圈轻易在指头间打了个结投向垃圾桶,终于填饱了肚子的神子以脚尖悬浮的姿态缓缓逼近他,带着番茄酱汁的味道,高高在上而不可一世。


“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神没头没脑地说出了开场白:“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克拉克几乎要为这个丝毫不好笑的笑话翻起眼皮,他满心烦躁而肚皮空荡,脱离了氪星身份的人类肉体传来一天劳作后的疲惫感,他懒得挪动一根手指,尽管下午被路易斯高跟鞋踩到的左脚脚趾正在不合时宜地产生刺痛。


“我没空和你闲聊卡尔,滚进我的身体里去。”


他难得用上了粗鲁的语气,冰箱里还有几个鸡蛋和半袋吐司,够顺利的话他可以给自己做个简易的三明治然后在十点之前完成被遗弃Omega孤儿的报道。长久以来克拉克都是更为辛苦的那一方,肯特记者负责勤快劳作养活这具肉身,而卡尔,流着氪星血液的异性人,只负责玩耍调侃,偶尔托起几只即将坠毁的飞机和卡在树上的猫咪来满足作为超级英雄的恶劣虚荣心。


“我可以为你加热。”


卡尔飘过来抢过克拉克手中的鸡蛋。


“滚开。”


克拉克拍掉他伸出的手,他用上了全身的力量却也不能从钢铁之躯手中讨得半分便宜,卡尔的拳头像只铁钳那样牢牢夹取了蛋壳,克拉克又尝试了几次便选择作罢。


反正半袋吐司也足够填报肚子了。


他赌气似地绕过超人坐回沙发上咀嚼着发干的面包片,卡尔漫无目的地在客厅和卧室来回飘了一会儿便降落在他身边。鸡蛋被热视线加温得恰到好处,克拉克敲开一角去吮流出的金黄蛋液,感到氪星人的手指从下巴划到沾了面包屑的嘴角边。


“你想要什么?”


卡尔歪着头,目光凝重而专注。披风在夜空中飘动的姿态使得荒谬的提问都显得不那么可笑,克拉克思考了一会儿拍掉那根作怪的指头。


“我想要你闭上嘴。”


他诚实地,坦白地说出心思,换来氪星神一记不屑的嗤笑。


“愚昧,胆怯。”


卡尔又飘了起来,以优雅的姿态悬空踩在餐桌上。


“什么时候你才肯说出内心深处的欲望?那只蝙蝠,那只潜伏在黑夜的野兽......”


“闭嘴!”


接住克拉克掷过来的水杯使得卡尔笑得更加得意:“他把你当做狂热的追求者而你却动了心,哦,可怜的肯特。”


“我不清楚你在说些什么。”


克拉克强自镇定地吞咽着食物,这面包估计是快过期了,在嘴里被咀嚼却被无法吞咽,散发出麦芽和面粉的霉味儿。


“滚回我的身体里去。”


他再次提出要求,强硬地。可氪星人又怎么会乖乖服从指令,卡尔像团红蓝相间的巨型毛线球从屋顶滚落到地板,直到亲上克拉克绷紧的嘴唇时还在发出狂笑后的颤抖。


“哦小可怜,”他一边笑得喘气一边去吻克拉克的唇尖:“得不到爱情的小雏鸟儿。”


这大约是克拉克保存得最为深刻的秘密了。


除了卡尔没人知道在简陋小公寓的枕头底下藏着些什么,小记者为风流俊美的哥谭宝贝着了迷,剪下报纸上刊登的照片贴成画册,甚至还会在买便当时偷偷夹带一册布鲁斯韦恩的绯闻小报。


“你爱着他。”


所以卡尔得以足够笃定地说出这句话语,克拉克在他嘴唇底下绷直身体信息素冰凉。是的他没法否认,卡尔和他有一定程度上的意识共鸣,他就像头被剥光绒毛高高吊起的羔羊,氪星人的每一句话语都尖锐如同皮鞭抽打在暴露出血管的皮肤上。


“他能满足你吗?他好闻吗?”


卡尔嗅着土气西装下散发的甜香,深深吸气:“他这样抱过你吗?天呐你们该不会还没接过吻。”


“是的。”


克拉克自暴自弃地捂住了脸,微弱地呜鸣着:“......是的。”


【布鲁斯韦恩即将订婚】


剪报的最后一页明晃晃标注着大写加粗的标题,模糊不清的抓拍照中高大的Alpha拥着一名艳丽的Beta女子朝镜头比出中指,这是几天前克拉克在绯闻小报上剪下的图片,图片下方甚至还有详细的关于两人订婚宴的具体时间和地点。


Pieces on the ground.(心碎一地)


敬业的小报记者用这句话作为结尾努力营造出富含冲击力的感叹,事实上克拉克的心怕是零碎到连最强力的胶水都无法再次粘连缝合,星球日报收到了时间定为明晚八点的韦恩集团慈善酒会邀请函,路易斯理所当然地把这烫手山芋抛给了他,并且要求克拉克多拍几张布鲁斯未婚妻的正面特写。


“最好是连皱纹都能清晰展现的那种。”


好胜的女Beta握拳跃跃欲试:“我打赌她的真实年龄不止27岁。”


“你得去那儿。”


卡尔轻易读出了克拉克脑中的想法,懦弱的人类回避着他的视线,他将克拉克的脑袋掰正,两双色号相近的蓝眼睛互相凝视。


“你得去那儿,或者说,我们得去那儿。”


“可你没法脱离我存活太久.......”


“不需要太久,”


卡尔朝他竖起顽皮的手指,连带着额前的卷发都跳跃起来:“真正的魔法往往只发生在一瞬间。”


于是克拉克就那样妥协了。


他任由卡尔刷掉了将近一个月的工资购置了衣物和皮鞋戴着名为克拉克肯特的记者证混入会场,不得不说氪星人为打发时间翻阅的时尚杂志在此刻发挥出了巨大的功效,卡尔穿了一身银白的西装搭配和眼珠同色号的领带,摘掉笨重眼镜之后展现出的秀丽脸庞吸引了许多注意力,他悄无声息地避开那些不怀好意地伸过来的手臂,悄悄接近酒会最中央的主办者。


如何勾引哥谭宝贝是一门艰难而深奥的学问,瞧瞧我们的氪星神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他们借由采访自然而然地落座在沙发上,卡尔并不吝啬自身信息素的释放,比克拉克稍显浓烈的甜香很快吸引住了布鲁斯挑剔的鼻腔。


事实上布鲁斯也没能够成功将眼神从西装下摆被撑起的小裙摆挪开,他认得克拉克,那个一直围着他打转的小记者不知怎么在今晚释放出了属于Omega的隐秘魅力,看在上帝份上他一直以为对方是个枯燥无味的Beta,卡尔看似无意地将录音笔撞上了布鲁斯的下巴,换来对方假意吃痛的呻吟和酒杯底下交缠的手指。


此处刷卡


“蠢货。”


窗外卡尔的身影出现又一闪而逝。


氪星神翘着腿坐在韦恩大厦的楼顶小红靴一晃一晃,过久脱离克拉克令他的精神萎靡力量减弱,他不该去救那只卡在烟囱里的猫咪的,坏心的猫咪被营救之后还不知道感恩给了救援者凶狠的一爪。


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那么低级而讨厌。


他再次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偷偷望向窗内,拉上一半的落地窗户里克拉克带着满脸泪痕依偎在布鲁斯怀里睡去,风流英俊的Alpha没有挣脱开Omega抓住他的那只胳膊,拿威士忌漱了漱口,随手展开一张印有抓拍照片的报纸。


嘁。


布鲁斯瞄了眼那份若有其事的关于订婚和未婚妻的报道,媒体对于他的私生活总有着取之不竭的热情,这照片拍摄的角度很巧妙就像两人正牵着手,谁都不知道一分钟前塔利亚在车里狠狠拿手提包敲了他的头。


“叫蝙蝠侠过来见我!”


黑发的女Beta怒吼着狠狠砸了一下对方修理得整齐妥帖的鬓角:“我不和废物谈生意!”


好吧,蝙蝠侠蝙蝠侠。


全世界都爱着那只老蝙蝠。


想到这里布鲁斯苦笑着摸了摸克拉克发出轻微鼻音的俏丽鼻尖,而冰凉的天台上昏昏欲睡的卡尔终于听到了期盼已久的脚步声,那靴子踩在尘土上接近就像踩在他心里,他被扼住喉咙提起脑袋,皮质手套下有力的手指温柔而不失力度地摩挲着他修长的颈项。


“做得不错。”


黑夜骑士望了眼窗户,在阴影中发出低沉沙哑的赞许声:“乖孩子。”


卡尔也跟随着转了下头颅,柔顺地将脸颊埋进对方手掌之中轻蹭。


“是的,我的主人。”(My Master)


他抬起眼,几近迷恋。


 


END


每次都告诉自己是最后一发PWP,每次都管不住这手。


不知道有没有隐晦地表达出想要表达的含义,两个人都同时拥有两个身份和人格,其中蝙蝠侠和卡尔是更为劲爆的SM关系。

评论

热度(329)

  1. 讨厌食洋葱喵老污 转载了此文字
  2. 卷口XD喵老污 转载了此文字
  3. 卷口XD喵老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