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口XD

【蜘蛛骨科】Look At Me(三代/二代)【PWP】【完】

望北之川:

大家好,你们搞阖家欢的时候我在写pwp…


我是hentai,我自首,ooc都是我的请不要上升orz……


三代/二代,CP向,荷兰虫是攻,荷兰虫是攻,荷兰虫是攻——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毕竟别嫌年下矮,边干边______


大家懂的……


【1】.没有铁人。


【2】.格温不是女友,是好朋友,但Andy还是失去了她。


【3】.这特么是个骨科P!W!P!看清楚了再点开文啊!不是什么纯情合家欢来的!


简介:Andy失去格温之后一直很低落,而Tom治愈了他。




Look At Me


Tom从窗口蹑手蹑脚地爬进房间里来,屋子里黑乎乎的,看来二哥还没有回来。


他松了一口气,从天花板上无声无息地跳下来,脱掉身上那套红蓝色劣质套头衫和运动裤,又摘掉头套。


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Tom第一反应就是抬腿把这堆脏兮兮的衣服往床底一踢。


 


“怎么不开灯?”


Andrew有灵敏的听觉,在进来的时候已经知道屋子里有人了,并且从呼吸频率中判断出是小弟。


他一边问一边按下按钮。


骤然光亮起来的房间里,弟弟只穿着条卡通裤衩,站在那里挠着脑袋嘿嘿傻笑。


“我也刚回来。”这小子眨了眨眼睛,很无辜的模样。


“你又翻窗子进来了?门拿来做什么的?”Andrew对于弟弟像个小贼一样的行径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忘记钥匙了。”Tom心虚地说。


“这都第几次了?”Andrew把手上的三明治袋子放到桌子上,又回过头,“另外,我觉得你最好还是穿上衣服。”


“当然当然。”Tom使劲点了点脑袋,松了一口气。


 


大哥Tobey大学毕业工作后就搬出去了,二哥Andrew正在念大三,最近实验室有点忙,所以总是回来得很晚。


这就给了Tom相当多的自由时间了。


“最近在忙什么?”Andrew看着捧着三明治狼吞虎咽,看上去饿极了的弟弟,“大学生活还习惯吗?”


“挺好的。”Tom一边嚼着嘴里的三明治,一边含糊地回答。


他的两腮因为塞满了三明治所以鼓鼓的,就像只小仓鼠。


“新朋友,新社团什么的。”他说,“嗯,你知道的,大家都这样。”


 


Tom一边吃,一边看着电视。


“今天在布鲁克林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抢劫案。歹徒驾驶一辆……”


Tom一听到“抢劫案”差点整个人弹起,他迅速一手拍在电视遥控器上,电视立刻转到了少儿频道,播起了芝麻街。


Andrew扭头看向屏幕那些毛茸茸的布偶,又回头看弟弟,用拇指指了指自己身后的电视。


“看这个?你认真的?”


“嗯哼?”Tom正襟危坐,认真地点点头。


“News,plz.”Andrew说。


兄弟俩对峙了一下,当然是心里有鬼的弟弟先败下阵来,他焉头焉脑地慢吞吞摁回新闻频道。


“接下来为你播放经济新闻。”电视里主持人说。


看来刚刚那条劫匪新闻已经播报完毕,Tom松了一口气。


 


他们三兄弟都有蜘蛛能力,可是Andrew不许他当蜘蛛侠。


上个月生日那天他还跟Andrew吵了一架,第一百次提出要当蜘蛛侠,Andrew拒绝了他一百零一次,气得Tom用打工的钱买了件红色套头马甲,和一套蓝色套衫和裤子,又自己缝了个丑不拉几的面具。


Tom还做了个蛛网发射器,可以喷好几种模式的蛛丝。


穿上一身行头,小家伙在镜子前嘚瑟了好久。


丑是丑点,跟哥哥们的形不似但胜在神似乎啊,总归是当上纽约人民的好邻居了,他喜滋滋地想,然后一个漂亮的翻身就从窗口蹦出去了。


今天好不容易捞到份肥差,捉了一伙劫匪,过足了瘾,Tom可不愿意因为一则新闻,就把自己的小秘密暴露给了二哥。


 


 


Andrew又梦见格温了。


他抱着她,看到细细的鲜血,从格温的鼻子和耳朵处慢慢流出。


霎那间,一切都静默了。


他大汗淋漓地睁开眼睛,黑漆漆的房间里能清晰地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咚咚咚”有人敲了敲Andrew的房门,三声之后就很礼貌地没再发出声音了。


“Andy?”弟弟在门外不太确定地喊了他一声,“我进来啦?”


“嗯。”Andrew刚回应,门就被打开了。


Tom穿着宽大的白色T恤和一条粉色的hello kitty睡裤,抱着自己的枕头站在门口。


他探出半个身子往房间里张望了一下,看了看二哥。


Andrew正想问他有什么事, Tom已经一边进来一边问,“我可以进来吗?”


还很顺手地关上房间门。


Andrew无语地看着弟弟走进来,然后爬上自己的床。


 


Andrew思考了片刻把这小子撵下床赶出去的可能性有多大,然后他默默地往旁边挪了点位置,给Tom让出睡觉的空间。


Andrew重新关上灯躺下。


他感到弟弟在自己身边扭来扭去,像什么不安分的小动物一样。


“你要是睡不着就出去看电视?”Andrew建议。


“你刚刚做噩梦了?”弟弟反问。


“没有。”


“You did.”Tom坚持,“我听见你惊醒的声音。”


不用怀疑,Tom的听力和他的两个哥哥一样灵敏。


Andrew抬了抬眼,书桌上的电子钟显示时间是半夜的2点半。


“这么晚你不睡觉在做什么?”Andrew反问。


“拼乐高的死星模型,”Tom嘀嘀咕咕,“有3000块呢,你明天跟我一起拼?我只拼了三分一。”


“好。”


“Andy,我想打工。”


“好。”


“因为我想换台自行车。”


“随你。”


“大哥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很久没去露营了。”


“我问问他。”


“明天中午叫海鲜披萨吧?”


“随便。”


“我想当蜘蛛侠。”


“不行。”


本来想浑水摸鱼混个准许的Tom一下就不高兴了。


他撑起身体认真地对二哥抗议,“你和大哥说过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你还太小。”Andrew看了他一眼。


“我过十八都两个月了,”Tom不满道:“你跟大哥十七岁就当蜘蛛侠了。”


“你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Tom说,“纽约人民需要一个好邻居,我可以当好这个好邻居。”


“警察会搞定。”Andrew说。


“才不是。”Tom说,“不是我不一样,你只是没办法从格温的死亡里走出来!”


 


“我没有。”Andrew说。


Tom生气地说,“我今天看到你去格温的墓前了。”


“你跟踪我?”Andrew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Oops……”Tom捂住嘴巴,意识到自己说漏了,“我只是……只是……”


Tom下午的时候蹲在楼顶,陪了二哥一个小时。他怕Andrew发现自己,只敢离得老远的看着,直到Andrew离开。


 


格温出事的时候,Tom还只有十五岁。


Andrew没有对他说过格温的意外,Tom是从大哥那里了解的。


二哥不太愿意和他说这些,大概因为觉得他还小,而大哥能明白这种痛苦。


丧礼结束的那天,Tobey陪了Andrew一整晚,Tom被拒之门外。


他担心地趴在门外,小心翼翼地偷听,只能到大哥模糊的低语,然后他忍不住从阳台翻出去,爬到窗户边。


在窗外,这还是Tom第一次看见一向开朗温柔的二哥绝望的模样。


他躺在床上,面对着墙壁,尽力蜷缩起自己。大哥坐在床边弯腰抱着他,亲吻他的头发。偶尔低声说着什么,可是二哥除了偶尔的摇头外,什么都没有回应。


Tom看着二哥,难过极了,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半夜的时候,Tobey终于从Andrew的房间里出来了。


大哥有点筋疲力尽的感觉,他什么都没说,把Tom赶回房间。


Tom后来趁着Tobey入睡后,又悄悄潜进了二哥的房间。


感谢大哥那些镇静舒缓的睡眠药物,或者感谢二哥的蜘蛛感应不会对自己弟弟拉响警报,总之Tom那次成功地在没有惊醒Andrew的情况下靠近了他。


Tom蹲在床边,看了二哥很久,注意到他潮湿的眼角,忍不住慢慢凑过去,亲了一下二哥闭着的眼睛。


第一个亲吻他亲得小心极了,莫名地紧张,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身体还不由自主做出了逃跑的姿势。如果二哥醒来了,他一定第一时间要蹦出窗外——对的,Tom连路线都想好了,二哥房间的窗户开着呢。


不过Andrew没有醒来,Tom壮着胆子又低头亲了他一下。


这次亲得久了些——如果刚刚轻轻碰了一下也算是亲吻的话。


 


有了第二个吻,就有第三个、第四个……


Tom其实没有什么太复杂的心思,就只是想要安慰一下失去挚友的二哥。


或者是Tom纯粹的温柔,又或者是兄弟间的某些联结带来的抚慰,Tom能很清楚地感觉到二哥摆脱了梦魇,渐渐在自己的亲吻下,沉入更深更安稳的睡眠中。


少年看着自己的哥哥,忽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满足感。


很难描述这种满足的感觉。


Tom是三兄弟中最小的那个,一直在两个哥哥的宠爱下。可是有这么一个晚上,他忽然觉得哥哥们也并不总是那么强大的,而他也可以做到照顾他们。


 


 


现在,Tom感到有点生气,因为Andrew一直把他当小孩,什么都不会告诉他,也什么都不让他干。


他今天蹲在远处的那栋楼的楼顶时,还计算了一下,从自己这里荡到二哥那,大概需要五根蛛丝,不到20秒——Andrew伶仃地站在墓碑前,看上去太需要一个拥抱了。


可是他不敢这么干,因为Andrew会生气——无论是他在跟踪Andrew,还是当只小蜘蛛的事。


Tom翻身趴在Andrew身上,生气地看着Andrew。


“look at me,”Tom说,“look at me,我不是小孩了,我成年了。”


“我知道。”Andrew说,弟弟棕色打着小卷的头大乱糟糟的,像只可爱的小奶狗,他伸手呼噜了一把Tom的头发,“我给过你十八岁生日礼物的。”


“你不知道,”Tom委屈地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包括自己想什么、在做什么、想要什么、以及能做什么,二哥全都不明白。


 


Tom凑过去亲吻二哥的脸。


“嘿,你做什么。”Andrew捏住他的后颈脖提了提,“撒娇?”


可是Tom的力气很大——他在三兄弟里其实是能力最强的那个,只是他的孩子气总是让人忽略了这一点。


Andrew当然不可能认真用力把弟弟从自己身上拽下来或掀翻,只好偏头躲避他像动物小崽子一样的亲吻舔舐。


没想到下一刻,这小子就亲到了他的唇上。




小奶狗的车一


小奶狗的车二




次日清晨,Andrew醒来的时候看到这小子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小卷毛,躺在他身边紧张巴巴地瞅着他,表情活像被抛弃在垃圾桶旁的小奶狗。


也不知道他醒了多久了。


“……怎么了。”Andrew噎了一下,想起昨晚的事情,多少有点尴尬,“看什么……”


“Andy,”Tom小心翼翼地问,“你不会一觉醒来,就不认账了吧?”


“……What……?”


“这个,”Tom凑过去飞快地在Andrew嘴上吧唧亲了一口,“你不会不认账吧?”


说着,他期期艾艾地看着Andrew。


“给我背过身去。”Andrew不知道该生气好还是该笑好。


Tom不明所以,乖乖地翻个身背对二哥。


Andrew拽下他的被子,看到这小子背上肌肉结实,紧致光润,没有一条伤痕。


他伸手摸了摸。


Tom紧张地眨了眨眼,“Andy?”


“你真以为瞒得过我?”二哥在他后背轻轻落下一个亲吻,“不得不说,你那套衣服丑死了。”


Tom愣了愣,立刻翻回身,兴奋地看着Andrew。


“我可以要你那套吗?”Tom高兴地问。


“你穿不了。”Andrew说,“你太矮了。”


Tom立刻耷拉下来,丧气地抿着嘴。


Andrew揉了揉弟弟的小卷发,Tom“唔唔”地哼了哼。


“我给你重做一套。”二哥说。


“诶?!”小混蛋立刻就高兴起来了,他扑过去就要索吻。


正在这时,家里的门锁响起钥匙转动的声音。


 


“Andy?Tom?”大哥的声音传来,“我回来了。”




【完】

评论

热度(865)